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youjizz,新手必看

“这一次没做,我怕你下一次对小菲毛手毛脚,更何况,刚才你的手按在她的胸部上,我可是亲眼看到了。

  ”苏阿兰不甘示弱。

  老李把被她电地阳痿了的事情说了出来,苏阿兰一开始态度傲慢,后面终于问老李:“是真的吗?”老李想把裤子脱下来给她看,又被她大骂“死变态的老头。

  ”“阳痿了大不了找医生治一治,有什么了不起的,哼!”苏阿兰开门出去,也不理老李了,并且把苏菲菲也叫回了家,不让她在这里补习了。

  当天下午,苏阿兰确定老李真的阳痿后,带老李去了云城第一医院,经过一番检查,医生得出了结论,并没有大碍,让老李回家好好休息几天,心理上不要有太大负担,总之耐心等待。

  医生开了一些药,让老李辅助性吃一下,并且可以的话,就多多运动。

  两天过后,老李的疼痛感消失了,但是仍然毫无反应。

  不管老李怎么用手来,怎么看毛片,怎么在浴室里面摸着苏菲菲的贴身衣物,都完全没有效果。

  “苏阿兰,我真的不行了,你要对我负责!”老李对苏阿兰说。

  她翻过身来,瞪了老李一下,医生都说慢慢就恢复了,你快点去睡觉,明天就好了。

  “不行,我怀疑我真的不行了,晚上,你让我试试!”老李提出了要求,苏阿兰当然不干了。

  “试试?死老李,我看你是想再被电一次。

  ”苏阿兰开始找那可恶的电击棒了。

  “喂,不要太过分啊,我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。

  ”本来就不行,一听到电击棒,就更痿了,老李开始打苦情牌。

  “不关我的事。

  ”苏阿兰不再理老李,回家去了。

  第二天是周末,苏菲菲上门找老李。

  苏菲菲刚刚关上门,老李便有点急不可耐,看她神神秘秘,不会是想和老李在房间里面来吧,可是老李现在都不行了。

  “李老师,晚上我和彭艳艳几个人想请你吃饭唱歌。

  ”苏菲菲对老李说。

  原来是这样,老李一听就答应了。

  看老李答应了,苏菲菲一阵高兴,说这样太好了。

  “对了,李老师,你……好了吗?”苏菲菲邀请完老李,突然冷不丁问了起来,老李略显尴尬。

  “不会还没好吧,李老师,不是好几天了?”苏菲菲看老李有点沮丧又关心问道。

  “快好了,医生说没问题的。

  ”老李干咳了一声,不想和苏菲菲再讨论这个问题了。

  “李老师,要不然我帮你试试看?”苏菲菲突然对着老李眨眼睛,非常暧昧。

  “咳咳,别,大人的事情,你一个丫头片子小屁孩就别瞎关心这个了。

  ”老李站了起来说。

  “什么丫头片子,什么小屁孩啊,我是个成熟的女人了”苏菲菲越说越暧昧。

  她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女人了,可以做那种事情的女人。

  “李老师,要不然我帮你试试?”苏菲菲又大胆说着,老李吓了一跳。

  老李连忙就打开房门出去了,身后传来了苏菲菲的声音:“我是真的想帮你啊,李老师。

  ”晚上的时候,老李和苏菲菲瞒着苏阿兰出发去吃大餐,现在的高中生真有钱,她们六个女生居然请老李去五星级酒店皇家大酒店吃饭,而且还点了一个包厢,乖乖!老李到的时候,彭艳艳等五个女生已经坐在那边等他们了。

  见老李来了,齐刷(交换性伴侣)刷站起来,笑容满脸的叫老李“李老师”,老李愣了好一会儿,后面忍不住叫了起来了,一下子多出来这么多的小姨子。

  和六个青春靓丽的女高中生一起吃饭,被她们环绕着,吃吃喝喝,感觉真的很爽。

  吃完了饭,一行人离开皇家大酒店,前往定好的KTV,她们定了一个大包,关上了门,几个小女生开始抢着麦克风唱起歌来,老李平常都很少唱歌,就听着她们一边唱歌,一边在屏幕前蹦蹦跳跳,充满了青春的活力,就像是美少女团体一样。

  他们叫了很多啤酒,开始喝了起来,这些女高中生,酒量都不小,喝起来完全不输老李这个大男人。

  喝着喝着,老李开始觉得有点醉了,大脑异常的兴奋,说话也非常大声。

  她们六个人轮番敬老李酒,老李挡都挡不了,包厢里的灯光昏暗闪烁,劲歌热舞,所有人玩的都很嗨,喝了太多的酒,很快老李就尿急,想要上厕所。

  这大包厢里面,也有一个洗手间,可是刚好里面有人,老李就打开包厢门到外面。

  刚好包厢门打开左边墙壁也有一个洗手间,老李就进入里面解决了,这洗手间装修的非常豪华,金光闪闪,非常高档,老李打开洗手间的门,准备回到包厢去,就看到了彭艳艳正站在外面。

  “你也要上洗手间啊。

  ”老李对着彭艳艳微笑说着。

  “嗯!”彭艳艳点了点头,她突然上前,不让老李出去,并且把老李推进了洗手间里面,顺势把洗手间的门给反锁上了。

  “这是……”老李惊讶了,彭艳艳脸色潮红,也喝的有点小醉了,不过意识还是很清醒的。

  “李老师,我想和你两个人呆一会儿。

  ”她直勾勾盯着老李看,眼神里面闪烁着暧昧的信息。

  老李大脑一片空白,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彭艳艳她这是想要干嘛?和老李两个人单独呆在这封闭的洗手间里面。

  最关键的是,这个洗手间在包厢外面,老李和她都出来,苏菲菲她们也不会怀疑。

  “艳艳,你……”老李看着彭艳艳漂亮又青涩的脸蛋,身体开始躁动不安,突然身体有了感觉。

  这一刻,老李欣喜若狂,终于再次变成男人了。

  之前以为自己都要变成太监了。

  “李老师,你觉得我漂亮吗?”彭艳艳一边靠了上来,一边问。

  老李背靠着洗手台,已经无路可退。

  彭艳艳一直走到老李跟前,让老李不禁咽了下口水。

  “漂亮,你很漂亮。

  ”老李回答她。

  “李老师,你喜欢我吗?”彭艳艳又问,这一次她非常性感地撩了一下长长柔顺的黑发,诱惑着老李。

  老李被彭艳艳贴地很近,心跳的很快,没想到她居然这么主动大胆,趁着这个缝隙,和老李在洗手间里面搞暧昧,让老李都来不及反应。

  “到底喜不喜欢我呀。

  ”她嘟着嘴巴做可爱的样子。

  “喜欢!”老李不由自主说了出来。

  外面传来苏菲菲的敲门声:“里面有人吗?”“我在里面,你李老师。

  ”老李隔着门说着。

  “叫半天也不应,李老师你上个厕所这么久啊,是不是吐了。

  ”“是啊,喝太多了。

  ”老李顺势胡诌。

  “快点出来吧,等你很久了。

  ”苏菲菲接着对老李说,接着老李听到她又说了一句:“彭艳艳跑哪里去了,怎么不见了人,难道她偷偷去买单了?”老李和彭艳艳相视一笑。

  这彭艳艳的脸蛋真的很漂亮,甚至有点明星气质,现在她才十六七岁,以她的姿色,想要找男人很简单。

  现在这些小女孩,真的都太开放了,苏菲菲也很主动,那天晚上让老李失控,现在这彭艳艳又主动勾引老李,让老李欲罢不能。

  老李先离开了洗手间,进入了包厢里,五分钟后,彭艳艳才慢吞吞的回来。

  “你去哪里了?”苏菲菲和其他人纷纷问她。

  彭艳艳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,若无其事回答她们,出去外面抽了一根烟。

  说完,她朝着老李抛了个媚眼。

  他们六个人玩到很晚,一直到苏阿兰打电话过来问苏菲菲她在哪里,才散场了……就这样过了好几天,没和苏菲菲见面的老李,突然有点想念那个小女孩了。

  他鬼使神差的来到了苏菲菲的租处外面。

  还没上楼,发现苏菲菲从外面刚刚回来,她看到老李,好像找到了救星一样,连忙就拉住了他。

  老李完全懵逼了。

  下一秒,老李立刻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原来苏菲菲是遇到麻烦了。

  尾随着苏菲菲一起到来的,还有她的前男友王俊豪,人长得倒是斯斯文文,但是骨子里猥琐下作,和苏菲菲在一起的时候,还和彭艳艳勾勾搭搭,导致了两个女学生为了他争风吃醋。

  上次苏菲菲遇到危险没有去救她,苏菲菲已经和他分手了,但他还一直纠缠着她,不依不饶。

  苏菲菲指着老李,对他说:“王俊豪,你知道李老师的儿子现在干什么吗?可是一个警察。

  ”老李愣了一下,没有反应过来,他啥时候有个儿子了,还是一个警察了,他根本没有儿子。

  王俊豪把老李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:“哎呀,李老师的儿子当警察了?有出息了!不错不错,以后有什么事情,你可要罩着我啊,李老师。

  ”老李知道,菲菲这是拿他当挡箭牌,想要让王俊豪不敢对她做出过分的事情来。

  “没错,我儿子现在是一名警察。

  ”老李只好顺着苏菲菲往下说了。

  苏菲菲松了一口气对王俊豪说:“李老师的儿子是警察,以后你不要来骚扰我了,要不然我就和李老师说,让他儿子把你抓起来。

  ”这是狐假虎威,不过王俊豪相信了,他一直和老李客套说着“警察好,警察好,以后派出所也有自己人了。

  ”呸!老李差点直接呸出来。

  又言不由衷聊了两句,王俊豪很快便离开了。

  回到苏菲菲租处,她仍然惊魂未定的样子,说今天她出门一趟回来,结果发现王俊豪一路偷偷跟踪她,阴魂不散。

  刚才王俊豪看着苏菲菲,一双眼睛里满是邪念的贪婪,看上去让人厌恶。

  老李不知道苏菲菲为什么这么焦虑和害怕,王俊豪走了,她好像劫后余生一样的感觉,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。

  按说就是前男友而已,就算骚扰也没必要紧张成如临大敌的模样。

  这里面是不是还有什么老李不知道的事情,很显然,就算老李问了,苏菲菲也不会说的,所以老李也懒得问了。

  老李等她情绪稳定以后,站在苏菲菲的面前,就像个犯错的小学生一样,和她道歉了起来。

  “菲菲,上一次的事情,老师真的错了,对不起,你原谅我好吗?”苏菲菲瞥了老李一眼,后面点了点头。

  “过去的事情,就让它过去,不要再提了。

  不过,李老师,其实你真的要找个女朋友……”说完,不知道是不是老李的错觉,她竟然偷偷朝着他的那边瞥了一眼,还暗中吞咽了一下口水。

  “菲菲,上次的事情,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,还是像过去那样……”老李最怕的就是这个,虽然现在苏菲菲百分百是不会和她妈妈说那些事情了,但是老李还是不想和她的关系太尴尬。

  老李问苏菲菲为什么王俊豪还纠缠着她?苏菲菲告诉他,王俊豪说还非常喜欢她,想要她当他女朋友,可是她已经对王俊豪彻底死心了,根本就不理他。

  结果他就死缠烂打,一定要搞定苏菲菲的样子,让苏菲菲非常担心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。

  “放心吧,我会帮你的。

  ”老李安慰着说道。

  隔天,老李回去的时候,竟然在路上遇到了王俊豪。

  老李身上穿着补习班老师的制服,王俊豪看到老李,那一双眼睛里,立刻闪现了亢奋的目光。

  他故意阴阳怪气的叫了起来:“哎呦喂,这不是李老师吗?怎么在这里?你儿子不是警察吗,一定干的很不错吧?”王俊豪不知道从哪里调查到,老李根本就没有儿子。

  老李的心一下子就慌了。

  不过表面上,还是不卑不亢,假装镇定。

  老李不卑不亢的回了他一句,这不是俊豪吗?刚从旁边的发廊出来吗?大白天就出来找女人了,看样子身体还挺不错的。

  之所以这么讽刺他,是因为老李看到他从南山路那边走过来,南山路是云城有名的发廊一条街,他去那边做什么事情,不言而喻。

  王俊豪对老李竖起大拇指,嗤笑了两声,朝着另外的方向走过去。

  呸!老李朝着他的背影吐了口唾沫,这个渣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,也不知道为什么苏菲菲当初会看上他,估计是被他斯文又高大的外表给蒙蔽了。

  现在他和菲菲分了手,他要是敢再去骚扰苏菲菲,老李可不会对他客气。

  老李握紧了拳头暗自想着。

  当天晚上,苏菲菲叫老李过去她租处吃饭,还特意和老李说明就她一个人在家。

  难道菲菲为了报答老李,又突然想那啥了?老李带着忐忑和期待的心情,急忙下楼踏进霓虹闪烁的成年用品店备好办事的东西,果断去了。

  他到的时候,饭菜都摆在桌上了。

  吃饭的时候,气氛很沉闷,好几次苏菲菲都欲言又止,不过终究没说出口。

  “菲菲,有事?”老李忍不住问了出来,感觉一定出了什么事……不过苏菲菲摇了摇头,表示没啥事。

  随后,她有些焦虑不安的让老李这段时间,还是住在她租处。

  “这么大的房子,就我一个人,住起来也挺冷清的。

  ”苏菲菲租住的可不是普通的出租屋,其实她家里还挺有钱的,她的租处在市区火车站的黄金地段。

  老李当然巴不得可以住在这里,和老李那老房子比,这个房子强多了。

  吃过饭,苏菲菲换上了鞋子,说有事出去一趟。

  她出去大概两分钟,手机铃声从客厅里响了起来,一看是苏菲菲的手机,她出去没带,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“王人渣”三个字。

  王俊豪?老李没有接,不过王俊豪很快又打了一个过来,老李按掉了,同时心里面有了不好的直觉。

  王俊豪这个人渣,还在纠缠着苏菲菲,她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?老李立刻出门追了上去,苏菲菲去哪里了?老李判断了一下,把租处门口的超市逛了一圈, 并没有发现她。

  

哦!哎呦这不是樊总吗!您这也是刚吃完午饭回来的吗?不好意思,刚刚注意到!邢总监!于雷笑着说。

  小东西你好湿透了你不会的,有我在,你不会比他强。

  不了解,这又加深了她的不安。

  苗月心和安奈乐同时朝他看去:我们……在阳台上做让别人看让他们睡到沙场然后?玉衡疑惑,若是此招成功,总不会是要对已经失去了抵抗能力的敌人下杀手吧?秦人在历史的统一战争中不止一次地大规模杀俘,长平之战的惨剧并非个例,但要她们也动手把昏睡的几万秦军一人补一刀……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做到的吧。

  我的回答似乎没能合乎她心中的答案。

  这个小家伙,刚表扬了她的外交策略,立马就掉链子。

  黎路文睁开了眼睛,讶然的望着正低头俯视着他的校花大人。

  小东西你好湿透了然而此时林苏就在这个食堂里……排着队。

  在校园门口我又一次看见了正在检查仪容仪表的凛衣。

  米露明白后,心里舒坦多了,刚开始还以为他喜欢小香呢。

  这一刻洛恩即便再怎么忍耐也不可能无动于衷了,他明白要是再放任她胡来,她必定会搞出大事件,这无异于引狼入室。

  小东西你好湿透了其实她对自己的认知挺不全面的,现如今的胡小昭,肤色改善了不少,整个人已经跟丑这个字靠不上边了,最多算是个普通的女孩子外貌而已。

  白小慕看了看四周,饶是以白小慕不在乎的性格,也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嫉妒和杀气几乎凝如实质,若不是现在有姐姐挡在身前,他可能已经被义愤填膺的学生们用眼神杀了千万遍,当然现在也不差就是了。

  我才不能告诉她是因为看到她和别人跳舞觉得不爽呢!一直重复着这个动作,更不值得厌烦。

  夜幕雨的头枕在了他的肩膀处,小手搭在了他的右臂上,而左腿则是形成了最后的一道枷锁,稳稳的将他夹住,似乎将他当成了一个大抱枕一般,让他完全无法动弹。

  不过同时我也感觉到,刚刚我在后退的同时,应该还撞到了一个人。

  之前还有些虚,但我现在有了NoteArmor,因为笔记本作为神器,有着无法破坏的特性,只要穿上笔记本铠甲就等于有了三分钟无敌时间。

  林煜微眯着眼睛,看着南谣的页面,足足看了十分钟!又关了手机去吃饭了!在阳台上做让别人看可能不行啊,我最近都很忙,马上就要去市里比赛了。

  但是我并没(妈妈啊啊啊啊)有。

  小东西你好湿透了当他切实的看到她后,草人才深刻地认识到自己的愚昧和无知,事实上他还甚至产生设置数十个记录点还太少的想法。

  本来苏沐想问,诗语是不是被丁导找来的。

  银感到疑惑,力量?莉维亚能给予他力量?是什么力量。

  那是小女孩仿佛再也停不下,也仿佛再也不会开始的哭泣。

  你也想要跟她上一所大学?阳洋问。

  

江小鱼知道不是丁老三的本意,就没往心里去。

  丁婉让他在客厅吃茶,她一蹦蹦去厨房烧菜。

  他这货正忙着接打电话呢,就见丁婉争赤白脸的跑过来说:“小鱼哥,我老觉得厨房有脏东西,吓死我啦!”见厂妹脸都白了,小鱼就得儿一声,来到厨房查看。

  查看了一遍,失笑道:“丁婉,这里没有脏东西,放心吧!”“小鱼哥,我害怕,你在厨房陪我,好不好呀?”丁婉一把拽住他,眼巴巴的恳求道。

  “那行吧,我帮你添火!”有江小鱼陪伴,丁婉这下安全了。

  她一口气炒了四五个菜,蔬菜都是堂婶刘春草送她的逆天菜。

  还有小鱼最爱吃的红烧肉。

  “哇,这逆天菜好好吃哦!小鱼哥,你吃吃看,真的很好吃哎!”丁婉兴冲冲的夹了一筷子土豆到他碗里。

  “丁婉,逆天菜我不是第一次吃哦。

  不过确实好吃到爆!”江小鱼昨天就吃过,因为逆天菜太好吃,他吃了五大碗饭。

  “小鱼哥,你家也有神田呀?”丁婉紧挨着他这货坐着,不停地帮他夹菜。

  “我家有啊。

  ”“唉,我家没有。

  要有就好了,每天吃一顿逆天菜,那才叫美呢!”丁婉大为艳羡的道。

  吃饱喝足,丁婉手脚勤快地收拾起来。

  她不敢一个人去厨房,拉着小鱼陪她。

  打扫完战场,按惯例丁婉要洗澡。

  偏不巧她家的洗澡间在院子里,外面乌漆麻黑,丁婉就更害怕了。

  “小鱼哥,你过来陪我啊,我怕洗澡间有鬼!”“虾米?这个怎么陪啊?你不怕我看到啊?”江小鱼瞪大眼睛看着厂妹道。

  “好吧,那你就在门口守着!”说着,丁婉这才战战兢兢的进洗澡间去了。

  她不敢关门,特意留了门。

  江小鱼站门口,刚开始还老实。

  可一听里面传来除衣服的窸索声,这家伙就撩得抓肝抓肺,很想猫上去偷看。

  啊!他都没怎么样呢,里面忽是传出尖叫声。

  吱呀一声,房门打开,丁婉一头冲了出来,吓得大叫道:“小鱼哥,里面有东西!”江小鱼就嗯?了一声,蹦入洗澡间查看了一遍。

  走出来道:“丁婉,没有东西啊,是你的心理作用!”一蔸眼,这货才知道丁婉衣不蔽体,顿时眼睛都直了。

  “小鱼哥,你进来陪我吧。

  不过你要背过去,不许看!”不等他答应,丁婉一拽把他拽进了洗澡间。

  这家伙哭笑不得,不过,她是个善良的姑娘,他不忍心欺负她。

  女孩子洗澡,没有一个小时是洗不完的,江小鱼对着一堵墙,还好是坐椅子上,不然得累死。

  晚上九点钟,江小鱼因为半夜要起来捉鬼治病,想先睡一觉。

  他这货就问丁婉:“对了,我睡哪个房间?”“当然是睡我的房间呀?”丁婉白天要去电子厂上班,早上要给小鱼洗,她自己的衣服只有晚上洗。

  “啊?那你自己呢?”“咱俩一起睡呀!家里有东西,你让我一个人睡,我不敢呀!”丁婉一脸无辜的看着他道。

  “不行,不行啊。

  要是让你爸知道,他不打死我啊?”江小鱼摇头如泼浪鼓道。

  “我爸脑子不清醒,他不会知道的!我是女孩子都不怕,你是男人怕啥呀?”丁婉好气的白了他一眼。

  这倒是哦。

  这下江小鱼就没语言了。

  丁婉对他可体贴入微了,就像贤惠的媳妇伺候丈夫,给他打来温水洗脚面。

  这家伙就得儿一声,进入了丁婉的香闺,倒床上就睡下了。

  农村初夏的晚上比较阴凉,睡觉要盖被子。

  江小鱼一时半会儿睡不着,只闻到夏被有股子淡淡的香气。

  一会儿,丁婉也上床睡了,她在床上辗转反侧,睡不着,就问小鱼:“小鱼哥,你睡了没?”“我没有,你呢?”“我也一样!小鱼哥,有你在,我就什么都不怕了!”突然,从丁婉身上,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,闻着闻着,小鱼就昏了头道:“丁婉,我想吻你一下,可以不?”“啊?不行,不行呀。

  我妈说,女孩子的吻只能给自己男人哦!”丁婉拒绝的道。

  “额,那倒是。

  ”他这货心说喵了个咪,我怎么能这样呢?是不是太坏了?打消了歪念,江小鱼大头一歪,很快进入了梦乡……不知什么时候,江小鱼正呼呼呢,突然就有人使劲摇他。

  “谁,(大炕上性经历)是谁摇我?”他这货一骨碌弹坐起身,揉揉忪惺睡眼。

  就见丁婉害怕的看着他道:“小鱼哥,十二点到了!”一听十二点到了,江小鱼飞快滑下床头,问丁婉拿了钥匙。

  关押丁老三的房门也在客厅内,他这货贴着房门听了下,屋内静悄悄,丁老三应该睡着了。

  打开门锁,吱呀,江小鱼第一时间开灯,蔸眼就见丁老三躺在床上,正呼呼大睡呢。

  一蹦蹦了进去,小鱼第一感觉就是屋内的阴气重得要命。

  一到里面,鬼影憧憧,让人头皮发麻。

  说实在的,江小鱼也有点发毛,心里一紧一紧的。

  这家伙只好硬着头皮上,只见他拿着一面城隍印,口念咒语,就在丁老三的印堂上戳了一章!“妹子,出来吧!我是江小鱼,有什么冤屈,你可以告诉我!”就见一个女孩从丁老三体内飘了起来。

  “小师傅,我叫小珠,是天坑村人。

  我是下班回家途中,被人坚杀的!我的尸体被凶手藏起来了,凶手也没抓到,我冤呀!”“坚杀你的人是谁?”江小鱼头皮发麻的道。

  “是同村的良超东呜呜!”“小珠,冤有头债有主,坚杀你的是良超东,你干么不上他的身,而要找丁老三上身呢?丁老三是老实巴交的好人啊!”马小冲不解的问道。

  “小师傅,我也想上那个恶人的身呀!可是,那个恶人阳魂至刚至强,我不能靠近半分!最后逼得没办法,只好找丁大叔上身。

  我等了好几个月,才等来你这个高人!”江小鱼心说,娘西皮,看来那个良超东也是至阳之体,至阳之体自带避邪技能。

  “虾米?你要我帮你报仇。

  ”“小师傅,以你的法力,能不能摄走良超东的阳魂呢?”“额,这个当然可以!”他有一枚专门摄魂的法印叫做神霄印。

  上次他把村霸摄成傻子,就是神霄印的功劳。

  “小师傅,只要你搭把手,把良超东的阳魂摄走,接下来报仇的事归我。

  以后,我就不再打扰丁大叔了!”额,看上去这个办法可行。

  小珠可能是通过鬼上身的办法,让良超东抹脖子自杀。

  不过,江小鱼想了想后,还是觉得不妥,就摇头如拨浪鼓道:“小珠姑娘,不行,不行啊,不是我不帮你。

  我去摄魂,被人发现了,你的大仇是报了,他家人不找我拼命啊!”“良超东媳妇不在家,他一个人睡。

  咱们半夜去,不会有人看到!小师傅,你行行好,帮我这一次,日后一定报答你的大恩大德!”小珠弱弱的央求道。

  “小珠,我打下手可以。

  不过,摄魂后,你不能当场让他死。

  等过几天,你再伺机报复。

  ”这样一来,就算有人看到过他在天坑村露面,凶手的家人也怀疑不到他头上。

  “好呀好呀,小师傅,那咱俩现在就出发吧!”见小珠化成一道阴风,从门口飘了出去,紧接着,飘过了丁家的大院。

  江小鱼得儿一声,来到丁婉的闺房,告诉丁婉:“你爸的邪病好了。

  就是身体有点虚弱,休息几天就没事!”“真的呀?谢谢小鱼哥!那小鱼哥快上来吧,补个回笼觉!”丁婉兴冲冲的看着他道。

  “婉丫头,你家的脏东西没有了,你自己睡。

  我还要出去办点事情!”江小鱼说完就走。

  吓得丁婉下来死命的拽住他:“小鱼哥,我害怕呀!你办事,明天来办呀!”“这事必须今晚办!”江小鱼一把甩开丁婉,大步离开了丁家。

  蹬蹬蹬,匆匆来到院外,就看到小珠在外面等他。

  江小鱼打着把手电,一阵穿花渡柳,跟着小珠朝着天坑村出发。

  小珠没有影子,走路也是飘着走。

  这个时候,天上有一轮半月,淡淡的月光洒下来。

  江小鱼胆再肥,跟着一只女鬼走在荒村野外,也未免有点打忤。

  好在白鹭村距离天坑村不远,也就里把的路程,而且是走的大马路。

  巧的是,良超东家的三层小洋楼就盖在马路边上。

  下了一个坡,径直就来到良超东家的院门前。

  一看是扇大铜门,就知道良家家境不错。

  小珠如入无人之境,化作一股阴风钻进去后,帮他打开了铜门。

  吱呀,江小鱼炸着胆子,事先拿好神霄印,一闪就进去了。

  很快,小珠把客厅的大门也打开来了。

  良超东就睡一楼右侧房间,小珠把房间门打开后,因为受不了至阳之体的冲击,立刻逃之夭夭,在院子里等他。

  喵了个咪,怎么感觉像做贼一样?江小鱼鹤步摸到门前,确认姓良的睡死了,一猫腰就进房间去了。

  拿手电一照,就照见有一个男的,那男的睡得跟猪一样。

  他这货摸到床前,拿神霄印往他脑门上一盖,盖完就溜了出来。

  小珠殿后,把两扇门原样关闭后,跟上江小鱼,一阵疾步如飞。

  两个一口气跑到白鹭村的村口,他这货才放慢脚步。

  回头发现小珠跟屁虫一样在后尾随,江小鱼就愣了愣,心说喵了个咪,这女鬼不会是赖上我了吧?“小珠,你跟我干嘛?赶紧去通知你家人,把你的身体找回来啊?”“小鱼哥,你收下我吧。

  你帮我修行,我呢,给你做使唤丫头。

  你叫我向东,我不会向西,你叫我抓鸭,我不会抓鸡,什么都听你的!”小珠娇滴滴的央求道。

  虾米?鬼丫头!江小鱼说实话,刚开始见到女鬼,还真有点害怕。

  但是相处时间长了,他就没那么打忤了。

  毕竟,小珠不是恶鬼。

  真收她当鬼丫头,以后也能派上大用场。

  想到这里,这家伙就有点心动了。

  “小珠,你说帮你修行,怎么帮?”“我们鬼类一般是靠吸食人的阳气生存。

  吸食的阳气多了,就能慢慢升级,修练妖术!问题是,阳气充足的人,往往阳魂强大,我不能靠近。

  这就需要你的神霄印帮忙!”小珠兴冲冲的解释道。

  “这样啊,我明白了!”江小鱼恍然大悟。

  “小鱼哥,你答应啦,太好了!从今天起,你就是我的主人哦!”小珠开心得像过大年。

  “收下你可以,不过我给你立个规矩,一你要听我指挥,二你不能祸害人间!”江小鱼提要求道。

  “我是你的丫头,你是我主人。

  我当然听主人的话!”小珠忙不迭赌咒发誓道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design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e.aspx?471.html

https://www.design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e.aspx?5022.html

https://www.design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e.aspx?7145.html

https://www.design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e.aspx?4113.html

https://www.design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e.aspx?3498.html

https://www.design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e.aspx?148.html

https://www.design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e.aspx?7007.html

https://www.design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e.aspx?474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