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淫 照,新手必看

我在电话里说道:“正要和你说呢,我今天去和会所经理说一下,要辞职了。

  ”电话里张亮一副莫名其妙的状态,“怎么不是好好的吗?”我告诉他有新工作了,感谢他给我找的这个工作机会,要不然也认识不了张晓璐。

  我来到了娱乐会所,准备和会所经理辞职,毕竟这里也算是我的起山的地方,还是和她说一下比较好。

  其实我还是挺感激刘姐的,所以这次来呢也是想和她道个别,我进了娱乐会所,刘姐看到我的时候就像是看到贵宾一样,刘姐笑着说道:“你也不来看看我,进入豪门,就把我这平民给忘了是吧?”刘姐说笑间看着我,她已经四十多岁了,但是穿着很时尚,她穿着黑色的超短裙,一身纤细的美腿露在外面,虽然年纪大点,但是她身材保持的特别完美。

  前凸后翘的,看起来就像是少女一般的身材,她涂着口红,画着睫毛,戴着美瞳,在风月场所里面工作,基本上每个女人都打扮的很是妖艳,刘姐也不例外。

  我笑着对刘姐说:“这次来呢我是辞职的,你也知道,我现在已经有了别的工作,以后呢不能在这里上班了,特意来这和你道个别。

  ”刘姐一听,她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,说:“就算你到了那,也可以过来兼职的呀,你又不是天天在那,有的是时间,我可知道豪门里面可没有什么事情。

  ”我说:“这样不太好吧,虽然去了那了,我就得有点职业道德呀。

  ”刘姐哈哈笑了起来,然后说:“干这一行的,哪有什么职业道德呀!能挣了钱就是道德,不然讲那些道德根本没什么用。

  ”刘姐说的话确实是事实,至少对她来说是这样认为的,我对刘姐说:“不管怎么样,我还是要辞职。

  ”刘姐看了看我,然后说:“你真的决定好了?”我说:“没错,来这里呢,您给了我不少的帮助,但是俗话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我还是要离开这里。

  ”刘姐思绪了片刻,然后说:“那行吧,待会你去财务部和小刘说一下,给你把工资结了就可以了。

  ”我连忙说:“不用了,反正在这里也没有做多少天,而且你也算是我的大恩人,要不是你我也不会找到这么好的工作。

  ”刘姐笑了笑说:“你小子还知道感恩呢,不错,我没有看错人。

  ”就在这个时候,忽然在外面进来了几个人,而且都是看起来几个比较富态的女人,看起来大概四十多岁,而且长得比较丰满,我回头不经意的看了一眼,这一看不要紧,简直是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因为在那几个女人里面居然有一个是王丽,她是张雪的母亲啊,她居然也回来这种地方,我睁着眼仔细的看了一下,果然就是她!王丽今天穿的特别的性感,穿着紫色的旗袍,而且还是岔开的很高的那种,她穿着肉色的丝袜,一双丰满圆润的腿露在外面,说实话看惯了那些纤细笔直的腿,像这样的丰满的触感还是很迷人的,难怪唐朝以胖为美,确实是很不错。

  不过我现在可没有心思想这些,因为她正朝着这边走过来,而且如果她知道我在这里面工作,那可惨了,她可是已经承认我是她们家的女婿了,如果此刻她看到我在这,我以后肯定没有办法和她面对了。

  王丽还相伴着三四个女人,看起来是她的朋友或者闺蜜,也都十分漂亮,看起来有钱人保养的就是不错,那几个女人虽然年龄有点大,但是穿着都特别时髦。

  几个人走进来的时候,刘姐就连忙出去打招呼,说:“今天来的都是贵客呀,没想到你们几个来了,今天呀我一定给你们介绍几个年轻的帅小伙!”王丽看起来像是经常来这里似的,点点头说道:“你决定吧。

  ”说完,她们几个径直就走向了楼上的包间,而我在旁边看的一愣一愣的,还好我坐在角落的沙发上面,用手挡着脸,她没有看到我。

  王丽走上楼上的包间之后,刘姐就连忙朝我走了过来,然后说:“你今天啊先不能辞职,先帮我伺候一下王丽,她可是这里面的常客,而且手特别的大方,而且经常一出手就是几万,这个生意咱们可不能放过,你今天好好伺候她,小费少不了你的。

  ”我一听,吓得我身上都有点哆嗦了,竟然让我去伺候王丽,这也太恐怖了吧,我连忙摆手说:“刘姐,我已经辞职了,这么做不太妥吧,没什么事我就走了。

  ”这时候,刘姐直接挡在了我的面前,然后说:“不行,今天你走也可以,不过你呢先得帮我把王丽伺候好了,这笔钱我可非赚不可。

  ”我说:“不是还有其他人吗,随便找一个就可以了啊。

  ”刘姐摆了摆手说:“你说在咱们娱乐会所里面,你的身材和相算是靠前的。

  本来可以不用你的,但是小张他陪一个富姐出国旅游去了,是一个大户,一趟下来能赚好几万呢,其他人我也不敢给王丽安排啊,你看他们有的长得不怎么样,有的身材还挺不错,去伺候王丽一定会让她们满意,要是别人我可以随便应付一下,但是她们我可不能随便应付。

  ”我对刘姐说:“这不行啊,你这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啊!”刘姐听了之后,居然冷笑了一声说:“你这说的也太严重了,你又不没干过,听姐的话,今天你必须得把这个任务完成,不然的话我可不允许你辞职。

  ”听了这话,我一阵无语,心想:今天说什么都不能在这里去伺候王丽,那样的话我就穿帮了,我的整个人生就完了呀!我对刘姐说:“不行,我得走了,说什么我都不能去!”我连忙朝外面走去,就在这个时候,忽然两个保安就站在了我的前面,然后说:“先别走,刘姐还有话没说完呢!”我回头看到刘姐,刚才她的笑容就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特别严肃,不怒而威的感觉,我觉得事情有一点严肃,我说:“刘姐,怎么回事啊?”刘姐看了看我说:“在这里,还没有人能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的,别敬酒不吃吃罚酒,我告诉你黑道白道我可都有人,你今天要不给我完成这一单活,我会让你很难看!不就是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么,信不信我一句话就可以让你丢了这份工作。

  ”听到刘姐的话,我心里泄了气,她说的是真的,她既然能在娱乐会所里面呼风唤雨,自然黑道白道都要打点,她的人脉很广,想要整我也是一句话的事,而且如果她告诉张雪母亲我的身世,说不定我比现在还惨,到时候闹得满城风雨,我就别想在这个城里面混了。

  看着身边的那两个保安,我只能垂头丧气的回去,说道:“刘姐啊,你干嘛非要和我过不去呢?”刘姐看到我回来了,就说:“不是跟你过不去,是你跟钱过不去,知道么?我也不想为难你,赶紧的,王丽现在等在包厢里呢,让她等的时间长了,生气了,后果你自负,赶紧上去吧。

  ”刘姐说这话,像是命令一样,让人无从反驳,我觉得自己已经没有选择了,如果不去的话一样会丢了工作,如果去的话,也许还能侥幸躲过,我对刘姐说:“行,算你狠,我去还不行么!”这时候刘姐才露出笑容,说:“这就对了,多大点事,赶紧去吧,注意一定把她伺候好…这是你在这上班的最后一个任务。

  ”我点头答应着,然后朝上面走去,可是每走一步就像是灌了铅似的走不动,虽然这到二楼只有几十步路,但是我走得像是很长很长一样,刘姐在后面喊着:“还磨蹭什么,赶紧上去吧!”我只能硬着头皮朝上面走去,我听着刘姐在身后冷冷的说:“这些年轻人,真是干不了活,不就是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么,要不是我,他能有那么好运气?现在居然就过河拆桥了,这样真是太不像话了!”听到刘姐说着,我也只能上去了,不然以刘姐的脾气,她一定会让我吃不了兜着走的。

  来到了二楼,来到了王丽的包间,我已经想好了一切借口,如果她看到我,我就说我在这里只是当个服务员之类的,总之不能说实话,打死都不能说,不然的话我会很惨,不过转眼一想。

  王丽以她那样的大人物,是公司的董事,她的智商不可能看不出来,或许我也只是掩耳盗铃而已,根本骗不过她,但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办法了。

  我直接摁响了门铃,里面传开了一个声音:“进来吧,门没锁。

  ”是王丽的声音,我已经做好了暴风雨来临的准备,我把门打开,正准备接受王丽那诧异的表情和随之而来的愤怒的时候,但没有想到屋里居然没人,洗澡间里面传来哗哗的流水声,我轻轻的舒了口气,看起来她在洗澡,“进来就把门关上吧。

  ”里面传来王丽的声音,我只能把门关上走了进来,王丽在洗澡间里面哗哗的冲着,而我在外面像是要受刑一样,觉得特别的可怕。

  透过半透明的玻璃,我看到了在洗澡间里面的王丽,她虽然有一点胖,但是她那身体的比例和曲线简直是趋近于完美,尤其是那腿部圆润细腻的线条还有那腰上犹如弯月一样的弧度。

  而就这此时,她弯起腰肢缓缓擦起沐浴露,那丰满就像两个倒挂的葫芦,虽然已经有点年纪了,但是因为保养的好,一点都不缩水。

  我在外面有点看呆了,甚至忘了此刻的害怕,里面传来了王丽的声音,说:“你现在外面等我一会儿,我洗完澡就出来。

  ”我只能粗着嗓子答应了一声:“好,”王丽在里面洗着(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)澡,没有注意到我的声音,而我坐在沙发上,感觉自己的腿都有点发抖了,这个时候王丽在洗澡间里面说:“你进来一下,帮我搓澡吧,昨天才洗的澡,感觉身上又有脏的了,你来帮我搓一下吧。

  ”她的话就像是命令一样,毕竟我来就是伺候她的,我心里暗想:豁出去了,不就是一份工作么,丢就丢了,也不会住监狱,也不会去死,怕什么呢!于是我就在旁边拿着毛巾朝洗澡间走去,我打开门之后,里面的一面简直是让我看的鼻血都流出来了,王丽在里面什么都没有穿,尤其是她那胸前硕大的凸起,看的的鼻血都差点流出来。

  这时,王丽居然什么也没有说,我看到她脸上打着香皂,脸上都是泡沫,她闭着眼睛,头发湿漉漉的垂下来,均匀的水珠就在她细腻的肌肤上划过,她闭着眼睛说:“你进来吧,把门关上。

  ”我就进去了,但是心跳的噗噗的,这迟早会被发现的啊,我关上门的时候,她说:“你来搓吧。

  ”她回头看了我一下,然后说:“你还穿着衣服呢,把衣服也脱了吧。

  ”到这,我也只能是顺其自然了,俗话说骑虎难下,可能就是这样的感觉,我也只能慢慢的把衣服脱了下来,这样我和她就赤诚相对了。

  我拿着毛巾,她说:“还愣着干什么,给我搓搓背。

  ”说完她转过身去,那圆润的腰肢特别的白皙,像一个大果冻似的,我就拿着毛巾在她后面搓了一下,王丽好像特别舒服的样子,还轻声地哼了一下。

  她双手就趴在旁边的墙壁上,那微微的翘臀撅起来的时候,我看的热血膨胀的,下面就有了反应,这简直是令人犯罪的节奏啊,王丽这也太性感了吧!其实在这以前我根本没有想过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会如此的性感,她甚至比那些青春的美少女更增添了几分妩媚,是那种岁月积淀下来的风韵犹存的姿色,这是没有经验或者没有经历的女人所不具备的。

  王丽趴在墙上,呈现一个“S”型的身体,弄得我特别想直入正题,我的手在她的身上擦拭着,不经意的碰到她的腰,让我浑身都感觉像触电似的,让我在擦拭的时候忍不住要擦枪走火。

  我的下面不经意的触碰到了她那坚挺而结实的翘臀,她轻轻的哼了一下,好像很有反应似的,她笑了笑说道:“你是不是等不及了,待会回到卧室好好的跟我发挥。

  ”

“唐伟民的项目?帮忙?”王国强一下子豁然开朗,想到了对付蛇头的办法,然后朗声说道:“媛媛不要着急,我会帮你的。

  ”深夜,月亮刚刚被乌云遮住,王国强刚刚睡着,刘茜就披着一件薄外套过来了,嘴里还骂骂咧咧的。

  侯青青还在帘子另一侧睡觉,没奈何,王国强拉着刘茜到了楼上,开了一间房。

  “你怎么这么晚来?还让不让人睡觉!”王国强坐在床上,看着刘茜一件一件的脱衣服,其实刘茜里面也没穿什么,每次来里面都是真空。

  这次也是一样,脱了衣服就喊要。

  “不等那死鬼睡着了,我有机会出来吗?”刘茜说道。

  王国强把嘴一撇,怕不是唐伟民睡着了,而是你主动要出来。

  “是不是你跟唐伟民又吵架了?”王国强一把将刘茜压在身下,然后问道。

  “别提了,那就是个废物,我原本想等着他把这个项目做成了,然后狠狠敲他一笔再离婚,可这个废物不仅床上没用,做事更是离谱,居然让几个小混混吓得手下的工人都跑了,项目已经搁置在那几天了。

  ”刘茜骚劲一上来,也不管里人外人,一口气把所有的事情都倒了出来。

  “哦?什么项目,是不是县里的市政大楼那块?”王国强问道,他是知道这个事情的,唐伟民原本在国企里干技术,后来身体垮了后,就和人一起做起了分包,带着几个技术工人,在县里接了一些活。

  这次是接了一家大公司下面的土建道路施工,这是很来钱的一块,不过人家公司要求垫资,所以唐伟民几乎是把这几年的积蓄全投入进去了。

  只是钱投入进去了,但是活却动不了,原来蛇头手下的人也看重这块了,虽然投了标,但人家大公司觉得价格偏高、技术含量不行,就落选了。

  唐伟民想做,可以,一定要全部用蛇头的手下的工人,并且工资待遇还要最高的,唐伟民没有同意。

  因此他手里的几个技术队长都挨了揍,有的还躺在医院里接受治疗。

  这几天,唐伟民可算是焦头烂额。

  随着一声高亢,刘茜终于满足的躺在床上睡着了,王国强累的浑身虚弱,洗了个澡已经是凌晨一两点了。

  刚回到房间,就看到侯青青拉开帘子一脸幽怨的看着自己。

  王国强把灯一关,先睡觉了。

  两天时间一晃就过,当天的声势很大,侯二在学校这边已经透了风声,于是几十个小混混都应邀来了,而且人人手里提着个铁棒。

  侯二自己也提着一把青龙偃月刀,当然,刀是好刀,八九十斤,需要两三个人扶着才能不倒,他可耍不动,只是用来装装样子的。

  他自己兜里还揣着一把短刀,那才是他的武器。

  “二哥,威武啊,这次肯定旗开得胜,劈开老王头的老骨头!”“二哥,我能不能跟着你混,我是前天被学习开除的。

  ”侯二被人前后簇拥着来到小野湖,这场战斗其实不用想就知道谁胜谁负,比人数,他这里有三十来号的打手,还有这些个外围观众。

  比单打独斗,自己可是三十来岁,正是身强力壮,难道还打不过一个糟老头子?远远的,侯二就看到一辆面包车停了下来,当先下车的是个女人,侯二脸色一变,骂了一声吃里扒外,这个女人正是他的亲妹妹。

  等干趴了老头,回头有你好受的。

  不过侯青青瞧都没瞧这边一眼,然后就是王国强的五个打手下了车,和侯二这边的小混混不一样,这五个人都是一人一把长刀配短刀,杀气腾腾的。

  最后是王国强下了车,赤手空拳,不过气势高人一等。

  “侯二,怎么个玩法?”王国强一直走到侯二身前二十步远的地方,一个人蔑视着一群人,如果王国强是个新人,还有可能被这么多人给吓到。

  可自己少说也混了二三十年了,什么场面没见过,很多时候,这些混混也只能在后面喊上一嗓子,真要是开打,一点用也没有,说不定还起反作用。

  “你想怎么玩?”侯二向前走了两步,脸上的刀疤看着有点吓人。

  王国强看了看四周,隐隐有几道身影在路边上晃来晃去,他知道,这么大的动静,派出所不可能不知道,可能有便衣就藏在里面,一旦发生大规模械斗,自己被抓进去就亏大了,想了想,王国强说道:“速战速决吧!”说着快速向前,二十步的距离眨眼就到了眼前,侯二没有想到王国强说来就来,后腰上的刀还被拔出来,王国强的拳头就已经迎了上来。

  这不算什么,侯二也不是没有挨过揍,最严重的时候被四五个大汉拳打脚踢,自己不照样活着,自己的抗打击能力还是很强的。

  只要自己把刀拔出来,然后对付一个赤手空拳的人,那还不是砧板上的鱼,任我揉捏了。

  可是,那拳头带起的风扬起侯二的小辫子,随后精准的打在侯二的太阳穴上,侯二眼前一黑,短刀掉在地上,人也趴在地上了。

  几十人的小混混同一时间都惊呆了,扶住青龙偃月刀的几人手一松,刀也躺了下去。

  而王国强身后的五人大吼一声,开始冲杀过来,于是壮观的一幕出现了。

  从小野湖到学校门口的前进大道,五个人追着几十个人跑了几条街,一时间,各种哭爹喊娘。

  王国强把侯二带回了自己的旅店,等他清醒过,才说道:“侯二,以后你就不要在这片混了。

  ”侯二呸了一声,然后说道:“你以为蛇头会放过你!你就等死吧。

  ”王国强嘿嘿冷笑一声,然后说道:“蛇头算什么东西,把你解决了,后面我就开始收拾他,看在你妹妹的面子上,我就不计较你的事了。

  不过别让我再看到你!”侯二屁滚尿流的跑了,随后,一(左手握右手)面锦旗居然送到了小旅店来,来的居然是中学的教导主任。

  王国强哭笑不得的接过锦旗,上面写着“为人民除公害”几个大字,自己不过是为了能够让唐媛媛不再受欺负、能保护侯青青,让这两个小妮子能信任自己,没想到误打误撞,真是做了一回好人好事。

  王国强又去了学校逛了一圈,但是临近高考,学校里的氛围都很严肃,整个高三的学生都在全力备考,而高一高二的学妹们虽然穿的很开放,但是真的长的好了,好像也没几个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design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c.aspx?199.html

https://www.design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c.aspx?1429.html

https://www.design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c.aspx?1804.html

https://www.design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c.aspx?6011.html

https://www.design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c.aspx?1764.html

https://www.design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c.aspx?4662.html

https://www.design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c.aspx?5042.html

https://www.design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c.aspx?210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