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做愛 自拍,新手必看

第二天醒来,天色早已大亮,洗漱一番后,出来看到雅姐。

  她今天穿着一件粉色及膝连衣裙,下面是白丝袜,看上去就像双十年华的小姑娘,特别青春活力。

  听见响动后,雅姐扭头看向我,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。

  “小逸,醒了?”我赶忙答应一声,心虚的看了一眼雅姐的卧室,也不知道胡珂在屋里睡觉还是走了?我不担心胡珂会把昨晚的事说出来,就是怕跟她碰面后有什么不自然,被雅姐察觉出来那就不好了。

  “想什么呢小逸?我怎么看你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,是昨晚上没睡好吗?”脸上笑容渐渐凝固,雅姐奇怪道。

  “没…没什么….”摇了摇头,我下意识道。

  “呵呵,没事就好,厨房里我给你备了早餐,吃完早点去学校吧。

  ”说着,雅姐走到门口开始换高跟鞋,看样子也是要去上班了。

  “雅姐,珂儿姐还在房间里睡觉吗?”我顺藤摸瓜问道。

  “没呢,今天一大早她接了个电话就走了,应该是有自己的事情需要处理。

  ”听到雅姐的话,我总算松了一口气,但心里却有着一种莫名的失落感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次见着她,到时候我又应该以何种方式去面对?其实,吃早餐的时候我压根没什么心情,满脑子都是胡珂的影子,特别经历昨晚那件事后,那种感觉更为深刻,莫名间,我竟然有些想着她了。

  稀里糊涂的吃完早餐,我前往学校,刚走进教室,一阵香风迎面而来,抬头一看,眼前赫然出现了一道靓丽的倩影……出现在我眼前的,是一名身高大概在一米六五的年轻女人,看上去二十三四岁的模样,戴着一个金丝框眼镜,穿着黑色短裙加白衬衫,露出两条嫩白大长腿,手里还捧着一叠教案,浓浓的文艺范却又不失时尚性感。

  这女人名叫楚曦儿,是我们高三九班的班主任,负责教英语,我们是她带过的第一届学生。

  听说她才从师范大学毕业不久,虽说是我们的老师,但实际上跟那些小女生也没多大差别,非常容易害羞。

  班上的男生看她的时间只要超过五秒,她准会脸红。

  再加上楚曦儿又特别喜欢穿紧身的包臀裙讲课,光是看着她在黑板上写字,弯腰捡粉笔,那无意间流露出来的诱惑,却是我们班上男生流鼻血的数量与日俱增。

  也正因为如此,其他高三年级的学生,只要一听我们是九班的学生,一个个都咬牙切齿,恨不得来我们班听上一堂课。

  除此之外,楚曦儿还是我们整个学校的一个传说。

  刚入校就直接带一个毕业班,而且她来学校还不到一个月,校方就给她分配了一间独立的教师宿舍,别的老师可没这种待遇。

  也有人说楚曦儿经常被校长叫去办公室,然后没多久里面就传来了哭哭啼啼的呻吟,但具体里面发生了什么,谁也不清楚。

  反正我倒是不止一次看到楚曦儿从校长办公室出来,没有哪次不是扶着墙走路的。

  当然,虽说楚曦儿的八卦新闻在学校传得铺天盖地,但她还是做了一件最讨我们欢心的事情。

  在上任的第一天,她就打破了我们高三九班前任班主任只允许同性同桌的传统班规,严格的实施着‘男女搭配干活不累’的新时代方针。

  也正因为如此,我才会跟我们班的班花李梦琪成为同桌。

  李梦琪不仅是我们班的班花,而且还是我们学校的校花,就连其他年级也有不少的男生在追她。

  不过我对她却是有点不太感冒,因为李梦琪这个人虽然颜值没得说,但性格却不是一般的高傲。

  如果不是看她胸大腿长皮肤白的份上,我都懒得搭理她。

  在班上(是男人就把她搞大),李梦琪只跟家里有钱的同学说话做朋友。

  像我这种农村出身的,在她眼里,能和她当同桌恐怕都是祖上烧高香了。

  “王逸,等会下课了,你帮我去小卖部买瓶饮料!”刚回到座位上,旁边的李梦琪就开始使唤我了。

  这个死女人,还真把自己当女王了,好像一天不使唤我几次,就无法显示出她那与众不同的地位一样。

  而最可恨的是,就这么一个白出力气跑腿的活,偏偏班里的其他男生一个个还羡慕得要死。

  一旦我不乐意或者说态度不好,李梦琪没说什么,班里的其他男生反而还不乐意了。

  当然,虽然说这里面有太多的不如意,不过自从李梦琪成为我的同桌后,以前看不起我的一些男同学,平时也偶尔会跟我打声招呼套套近乎,这些也都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。

  所以,后来我就想了个招,只要不是班主任楚曦儿的课,我就将自己的座位变成租位出租,每堂课竞拍一次,价高者得。

  只要出价合理,我就愿意把自己的位置就让给他。

  要知道,在学校和女神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可不多。

  但只要拍下了我的这个位置,像碰碰小胳膊、擦擦小手、磕磕小腿什么的,那就属于他们自由发挥的事情了。

  短短一个上午的时间,我的腰包就进账了小几百块,这让我自己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商业头脑……“王逸,你赶紧回到你自己的座位上面来,别给我乱换同桌,不然,当心我把这事告诉班主任去!”李梦琪怒气冲冲的朝我走过来,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,气鼓鼓的胸脯上下起伏。

  虽然我更喜欢楚曦儿那种青涩中带着一丝性感的成熟女人,不过不可否认的是,李梦琪也很美。

  即便是学校这种宽松的校服,李梦琪也能穿出那种走秀明星的感觉。

  不过每天最让我兴奋的事情,那就是她从座位上出去的那一刻。

  因为她那里是靠墙的位置,坐在里面,而我是坐在外侧的。

  一旦她要从座位上出去,就必须得经过我。

  再加上李梦琪的身材高挑,腿也很长,所以也就导致了她的臀部位置很高。

  每当从我的座位上经过,哪怕是我尽力避免,但她那浑圆紧致的小翘臀还是会从我的手臂甚至胸口上擦过去。

  光是想想都让人觉得热血沸腾!或许是我刚才只顾盯着人家的胸忘记搭理她的缘故,李梦琪面色有些不悦,随后语气娇蛮的冲我问道:“喂,王逸,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?”“在听,在听!”我摊了摊双手,一脸无辜地说道:“李梦琪,能不能别动不动就打小报告啊,我这不是在给咱们班上的男同学谋福利嘛,毕竟跟你李大校花同桌的机会可不多。

  ”“哼,少跟我耍贫嘴,在下午第一堂课之前,你赶紧给我搬回来,不然的话,别怪我把这事告诉楚老师!”李梦琪的话,倒是让我不得不郑重对待。

  毕竟竞拍座位这件事可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说,要是让班主任知道了,那我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。

  别看楚曦儿平时上课表现得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,要是你觉得她好欺负,那你就大错特错了。

  在学校,楚曦儿对待工作的态度可是出了名的严厉。

  如果一旦有什么把柄落在了她的手里,轻则就是一封过万字的检讨书,重则保不准还得请家长。

  所以一听李梦琪要告诉楚曦儿,我果断认怂了。

  ……下午,第一堂课的课间休息时间。

  “王逸,你眼珠子在往哪看呢,是不是脑子又在想什么不健康的东西!”李梦琪见我眼睛一直往她身上偷瞄,一脸厌恶的看着我,说话的同时,还特意将自己的身子往靠墙的位置缩了缩。

  “嘿嘿,李梦琪,你脖子上那块红红的是怎么回事啊,该不会是皮肤过敏了吧,要不要我帮你去喊一下医务室的老师过来看看啊?”“啊,没…没事,应该是不小心被蚊子咬…恩…就是被蚊子咬的。

  ”被我突如其来这么一问,李梦琪赶紧将校服的衣领往上扯了扯,堪堪盖住脖子上的那处痕迹,然后满脸绯红,结结巴巴的对我解释道。

  呵,蚊子咬的都来了,这大白天的从哪来的蚊子,这女人说个谎都不带动脑子的!老子又不是真蠢,脖子上红的那么明显,而且还是一块一块的,这分明就是被人给种了草莓,拿嘴巴一点一点吸成这样的。

  我心里冷笑连连,不过同时也是十分的意外。

  要知道我们的李大校花向来都是眼高于顶,我也没听说过她跟谁好啊,难不成就是最近才开始交的男朋友?然而,就在我苦思冥想的时候,李梦琪似乎是担心我不相信她,整个人一下子就急了。

  她突然凑到了我的跟前,以至于她那软软的胸脯贴到了我的身上都还浑然不知。

  同时,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直接钻进了我的鼻尖。

  很清新,有点茉莉花的味道!不出意外的话,这应该就是李梦琪身上的体香。

  跟大校花如此亲密的近距离接触,一时之间,还真让我有些心猿意马。

  虽然之前我和胡珂也真刀真枪的干过,可那也只是仅限于欲望的宣泄。

  但像这种谈恋爱的事情,长这么大以来,我还从来没有试过。

  而此时此刻,我正在被女神倾耳细语,这心里别提有多激动了。

  不过更让我兴奋的是,顺着我现在的这个角度,我眼睛微微往下一垂,刚好就能看到李梦琪胸前的大好风光。

  但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,李梦琪的胸部确实发育得很好。

  

  仲夏,恍若一夜间,所有的景致渐渐热辣起来。

  春日那些清寂温良的时光已远行成过去的故事;心底那些个素白的小清欢亦随之逐日渐趋热络。

  行走在光阴路上,细心收藏着风轻云淡的静水流深。

  将内心的宁静,折射成眼眸的清澈,定格岁月静好的模样。

  那些有爱暖怀的时光,花香弥漫,情深倾城。

  心心念念的牵挂亦是一道美丽的风景,静守着晨曦暮色。

  一步一驻足中,那些繁华中喧嚣都已淡忘,而你钟情的那檐馨暖从未走散。

  若温良贞静的时光如是,携手共赏夕阳西下那彤云彩霞,想想都是美轮美奂,细数经年所有美好,精心在心底腌制成一帧永远……  逝去的岁月,蕴涵着简静澄澈的美,惟有用心品味和感悟,方可真正享受它的恩慈。

  野花的绚烂,微风的飘逸,皆光阴中美的馈赠。

  尘世中匆匆的脚步中,印下了或清晰或模糊的故事底片;行走中的桥头水畔难免会经历迷津雾渡,坎坷挫折,然而心中的美好,眸底的清澈,终是我们抵达馨暖的补给。

  为自己的山河岁月多收集些美好,岁月便少一些薄凉。

  生命的终结,不一定繁花似锦,而是拥有一泓丰盈平和的心境。

    简静如溪,似空渺临水而居,岁月中凸起的繁嚣,渐隐至红尘之外,一路欢歌的岁月清欢,在旷然的思绪里浅浅荡漾。

  安静,指间不经意遗失的一枚青果,宛如温善女子弯弯娥眉下的一朵莞尔浅笑,从不张扬,也无浮躁,仅于踯躅独行的青山绿水中静静迎接风雨。

  季节明晰的棱角显露之处,暖风花信渐次融入自然的阳刚线条,那经年的轮回沉浸在温暖的怀抱,在耳畔疯长着固有的怡人情长。

  那些爱的轻唤低喃,是纯情女子心底珍藏的一道道青涩,缓缓地,在远山的静寂中旖旎而落,如漫长岁月里流淌的一泓清澈,忽儿走过,便蕴染了开在路旁的朵朵野花。

     每个人的岁月山河,总有一些风景令人迷恋忘返,总有一些记忆挥之不去。

  当岁月的风烟卷走了浮华,沉淀了喧嚣,过滤成千帆过尽后的安然,那些曾经阵痛铭心的过往,都化成流年微温的记忆,在生命长卷上兀自芬芳旖旎。

    于清晨微露中低眉,收藏起花开的美好;抬眸,记录下清风拂尘的飘逸。

  在心间敛入几缕凡常清欢,在琐碎烟火里追寻心灵的皈依。

  听一段高山流水的轻吟,阅一卷醍醐灌顶的墨迹,品一盏素淡沁脾的香茗;每个人的山河岁月,都会有步履匆匆,不妨放缓急促的脚步,轻轻梳理纷扰繁琐,咀嚼回味光阴中的缤纷绚丽;在心灵的花园,植入疏落有致的畦畦馨香……  浅夏如烟,风过无痕,一直低调内敛的时光如梭而逝,一个不小心日子就跌碎进仲夏。

  长久以来喜欢安然恬静的日子,任日复一日的晨露夕霞,在心上静静氤氲,馨香成时光无限的暖腻。

  那些淡淡来去的尘缘,记起,温情溢美;收起,则浅笑随意。

  曾经那些自以为刻骨铭心的情爱,仿若姹紫嫣红的花事,不过是湮没在旧时光里重重缤纷的落英,及待回眸,已自成泥。

   腌诗、腌心情,甚至腌交情。

  封存,收藏起所有期许,于春暖花开日共沐雨露。

    六月的早晨,一枚枚希冀丛生,心底栉风沐雨后的那些嫩芽,终需跋山涉水后才能皈依灿暖。

  依恋的目光里,曾经那些个年少时的走过,已于温良时光中洗去风尘仆仆的单薄。

  一段段颠沛流离的远行,落满纤弱双肩的尘埃,及至仲夏某个无浪的渡口,静迎一颗远游的心安然回归。

  这样眉眼溢美的日子,惟闻时光翻阅沉睡的声音。

  伴着一种莫名的情愫涌漾在心头,若一桢久远老故事渲染的一份静美,于土烟囱升起袅袅余暖……  时光荏苒间,岁月恰似一忽间涉过了万水千山的远行人,那些被光阴悄然修剪过的容颜,往往让人在唏嘘中来不及慨叹。

  而那些笃信的初心,仍如春天萌动的蓓蕾,细雨润泽下毫不掩饰地绽放着对自然最初的眷念。

  跋涉在红尘的脚步走走停停,只要于烟火温良中深悟,繁复的过往皆是心智合眸的必经。

  当美好的画面在闲暇时念起,为内心平添出缕缕馨予,那些无意间书就的故事,便成了用一朵花信题就的春天明媚序曲;成了情意无限延伸出的优美破折号;是你已生,我仍未老……此去无论多久,再忆,珍藏在记忆深处的都是一场最美的相遇。

    (办公室爱爱)依着晨曦,信步走过眸底浅喜的风景,那一树树一丛丛盎然绿意,那一簇簇花开妖娆的醺染,俨然是经年清欢里的浅醉,在流年里点滴生香,于岁月里窖藏着色,每每赏读,如沐浴着一场生命豪大的盛宴。

  念在山水路上,无需相问,那一程山青水秀葳蕤的风景是否终有一天也会老去,只要感知那阵阵涟漪不过是屋檐下偶临的烟花。

  穿尘而过的绚烂,留下的仅一缕烟痕滑落的弧线。

  

 他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经常撒尿的角落竟然藏了个人,还是个女人!  被王小野发现,郑红梅索性也从黑暗中走了出来,毕竟这种充满尿骚味的地方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,可她刚从黑暗中走出,顿时感觉到了王小野那炙热的眼神。

    定住神的王小野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女人,他没想到偷窥自己的竟然是村长的大儿媳妇郑红梅,她身上穿着的薄纱T恤被雨水浸湿后,里面黑色胸罩清晰可见,胸脯将薄纱撑起,格外诱人。

    可真正吸引王小野的不是这,而是下身那两条笔直光滑细腻的玉腿,刚才因为王小野来的不是时候,所以郑红梅根本来不及穿裤子。

    躲到那角落中后,更不敢穿,怕发出动静被王小野给发现。

    所以她现在站在王小野面前,两条几乎无遮拦的玉腿直接显露在了他的眼中,看得险些让王小野鼻孔喷血。

    感觉到王小野炙热的眼神,郑红梅短暂的慌神后,目光突然落到了王小野小腹下那再度产生反应的地方,眼中透着一丝贪恋和渴望。

    “臭小子,你这大家伙可真坏,竟然想尿姐姐一脸……”  毫不在意王小野炙热的目光,郑红梅突然上前一步,香软的身子一下贴到了王小野身上。

    感觉到那异样的磨蹭,他红着脸,慌乱不堪地叫道:“梅姐,你咋在这里?”  “姐姐等你呀……”郑红梅看着王小野的反应,咯咯一笑,突然凑到了他的耳边,吹了一口热气,温热的身体几乎贴到了他的身上,忍不住伸出了手。

    这一瞬间,王小野全身的血液就好像全部奔涌向那个地方,他叫道:“姐,你快松开,我受不了啊!”  “这就受不了了,姐姐还想试试你这大家伙,没想到你这么不中用。

  ”  郑红梅非但没有松开手,反而更加用力,疼的王小野懵了一下。

    可转念一想,他的心一下火热了起来,一脸戏谑地看着郑红梅潮红的脸蛋:“姐,你敢试试?”  “姐啥没见过,有什么不敢!”一脸潮红的郑红梅,看着这吓人的家伙,喉咙咕咚一声,心中的那一丝忐忑很快就变成了渴望……兴奋之下的郑红梅不自觉的一用力,王小野本能一声闷哼,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激荡着他脑海,险些就被她这一下给捏崩溃,连忙伸手抓住郑红梅的玉手。

    “怎么,你小子不敢了。

  ”被他这么一阻止,郑红梅挑衅似地看着她,粉舌舔舐了一下嘴唇,动作分外勾人。

    郑红梅这么一说,王小野顿时不干了,看了一眼庙外,脸涨得通红连忙开口解释:“姐,这破庙人来人往的不安全,外面的雨差不多停了,要不去前面的荒废的果园?我记得里面可还有一张床……”  “行,今天你最大,姐听你小子的。

  ”郑红梅红着脸,不知道说的到底是哪大,可王小野却听出了她话中的撩拨,心中更加火热。

    妈的!等到了果园,老子一定要让着臭娘们跪着求饶!  说走就走,王小野快速穿上裤子和上衣,然后一脸贪恋地看着郑红梅将那条湿裤子穿上,两条白皙的美腿在眼前不断晃荡。

    走到庙外只剩下濛濛细雨,可心口火热的两人却毫不在意,都加快了脚步朝着前面赶,不经意看了他手里的铁楸,郑红梅忍不住问道:“你拿铁锹干啥去了?”  “今天是我妈妈去世的第三天,我去坟地给我妈圆坟去了……”王小野心中的兴奋一下就低沉了许多。

    “哦……”郑红梅想起王小野已经是孤苦伶仃的一个人了,怪可怜的,就不想提起他的伤心事,就又问,“你母亲的坟地不是在村西头吗,你怎么到破庙这边来了?”  “我这不是过来考察果园吗,结果碰到这大雨……”王小野说到这里,突然想从这个村长的儿媳妇嘴里探听点消息,就问道,“梅姐,听说村里的这个果园想发包给个人?”  郑红梅一阵警觉,水润的眸子转了转,问道:“你想承包这个果园?”  “不是我,是我在职高的一个同学想承包……”王小野沉吟着说道。

    “你的同学承包果园做什么?这些果树已经结果不多了,会赔钱的!”  “他当然不是指望这些果树受益了,是想办个生态养殖园……姐,这么说,村里真的想往外发包了?”王小野只想知道这个消息是不是准确的。

    郑红梅的丹凤眼里充满着抵触,说道:“村里是想发包,但你就不要有什么想法了,这150亩果园我们家承包了,村里正在研究着呢!”  王小野不想打草惊蛇,便不再说果园的事情,就转了话题嘿嘿一笑。

    就在这时,一道雪亮的闪电划过,一声霹雳在头顶炸响。

    “啊!”郑红梅惊叫一声像受惊的小鹿一般窜到王小野的怀里,紧紧地抱住他,“王小野,我怕……怕打雷!”  王小野顿时被电流击穿了一般,女人的芬芳,女人柔软的身躯,尤其是她胸前的妙地弹着他。

  但他意识到她不是装的,她的身体确实在颤抖,这个女人真的怕雷。

  王小野忍不住紧紧地抱着她,说:“打雷有什么好怕的?”  “我……从小就怕雷,怕的要死……”一道闪电又划过,郑红梅又是一哆嗦,更紧地抱住王小野,又是一声炸响,又开始有雨滴落下来。

    看到这雨又要开始下了,王小野急忙说道:“梅姐,我们还是快点去果园吧!”说着,拉着郑红梅就朝前面跑。

    带着郑红梅香汗淋漓地跑到果园旁边的小屋,王小野这才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  这是以前看果园子人住的房子,自从一年前果园荒废了,这个房子也就没人住了。

    外间是做饭的厨房,里间是卧室。

  房子里已经没有任何家具和物品,但里间的半截炕和一张大木床还在,只是火炕上已经没有了炕革,裸露着褐色的泥巴的炕面。

    倒是那张木制的双人床上的床垫和床单都在,而且上面还很干净,原因是这里经常有人来约会打炮,这里几乎成了偷情男女的炮房了。

    王小野拉着郑红梅直奔里面的卧室,因为那张床是整个屋子唯一可以坐的地方。

    两个人跑进来都有点气喘吁吁的,而且衣服都被雨水淋湿了。

    郑红梅本来就很薄的T恤紧贴在身上,前面傲人清晰可见,看得王小野差点流鼻血…… 两个人刚坐到床边,一道超强的闪电划过,一声炸雷又响起,郑红梅忍不住一声尖叫,慌不择路地躲进王小野的怀里,胸前的柔软紧紧地挤压着王小野的胸膛,而且蛇一般的手臂牢牢地缠着他的脖子。

    这一抱弄得王小野有些心猿意马,忍不住伸手开始在她身上游离起来。

    就在这时候,外面传来一个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:“你这个贱货,我说(我的尤物女友们)在车里,你偏说要来这个房子里来,草,浇成落汤鸡了!”  “我就不喜欢在车,不舒服,你要是不想玩了,你自己就回你车里去吧!”又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
    之后就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临近。

    躲在王小野怀里的郑红梅顿时一哆嗦,外面这男人的声音这样耳熟?  她急忙起身来到那扇小窗前往外面看去,当看清外面正要进来的一男一女后,她顿时惊慌失措的跑回床边,急促地小声说道:“我公公和小花鞋……要是让我公爹看见我们在这里,那就跳进黄河洗不清了,快,我们快躲起来!”  王小野也傻眼了,郑红梅的公公就是村长孟武,要是被他发现自己和他儿媳妇在一起,那还了得?而且,这个小花鞋是自己女友许雅丽的表姐,这事传到许雅丽的耳朵里就麻烦了,本来许雅丽就因为他拿不出彩礼,已经对自己很冷漠了,如果自己又发生绯闻,那就更不可想象了。

    他也觉得必须躲起来,可是躲在哪里?  王小野四处看着,房间里什么都没有,哪有藏身的地方?  郑红梅却焦急地叫道:“我们藏到床下去……快!”说着就往床下推他。

    也只有床下能藏住他们两个了,那是一张双人床,而且有床单垂到下面,藏在下面只要不出声音是不会被发现的。

    王小野刚钻进床下,郑红梅就慌乱地钻进来。

  床下的空间不大,要想隐藏好,两个人只能紧紧地抱在一起躺在里面。

    郑红梅小猫一般的猫到王小野宽阔的怀里,香软在怀,可王小野根本不敢大喘气,只能咬牙硬撑着,不过却不影响他鼻孔吸着郑红梅身上的芳香。

    两个人在床下刚平息了急促的呼吸,外面的房门就开了,村长孟武和他的情妇小花鞋就跑进来。

    村长和小花鞋似乎对这屋子也很熟悉,也是直奔里屋的那张大床……五十岁的村长孟武,却保养的和四十岁差不多,红光满面,不大的眼睛里是慑人的亮光,只是他的身体过于肥胖,挺起的啤酒肚像个孕妇。

    跟在村长孟武身后的小花鞋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,体态很风骚惹火,皮肤娇嫩嫩的,脸上描眉打鬓很妖冶的样子,上身是水绿的小衬衫,下面是黑短裙,都已经被雨淋透了,紧紧贴在凹凸有致的身躯上,尤其是身前高耸特别的惹眼。

    屁股已经搭到床边的小花鞋,有点呼吸急促,高高的胸脯起伏着,一边理着湿漉漉的头发,一边娇声说道:“你托我办的事,我已经办到了,我表妹许雅丽已经同意嫁给你家二小子了!我是磨破嘴皮子才把她说通的……”小花鞋歪头瞥着他,娇嗔说道。

    村长确实小眼睛一亮,很兴奋:“这是真的?可是,许雅丽还是王小野的女朋友哩!”  “你就听好消息吧,用不了多久,雅丽就会和王小野分手的……”小花鞋说着,就将自己湿透了的小衫脱下来。

    躲在床下的王小野,顿时心里咯噔一下,草他妈的,难怪许雅丽最近对自己很冷漠呢,原来是移情别恋了,竟然还是小花鞋给拉的皮条!  他顿时有些气恼,身体一动想出去和小花鞋算账,但他没动了,因为他的身体被郑红梅双臂抱的紧紧的,而且,她如兰的气息还在他耳边轻轻吹着,意思是要忍耐,不要动。

    王小野真的忍住了,他还想听听村长和小花鞋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?  “既然你为我办件好事,那我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过两天我就把王小野的那个门面房收回来,租给你开美发店!”村长说着,便不失时机,轻车熟路地解开小花鞋红色的罩罩,双手在她的高地上攀爬着。

    “大哥,你真够意思啊,我梦想着着在那里开美发店,这回算是如愿以偿了!”小花鞋竟然激动的亲了村长一口,任由村长的大手在她身肆意游走。

    “乖乖,哥稀罕死你了!”一声哥叫的村长神魂颠倒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design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a.aspx?6580.html

https://www.design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a.aspx?2583.html

https://www.design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a.aspx?1833.html

https://www.design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a.aspx?5764.html

https://www.design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a.aspx?781.html

https://www.design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a.aspx?5263.html

https://www.design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a.aspx?2239.html

https://www.design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a.aspx?286.html